铭’两字】、《三老赵宽碑额》【东汉光和三年(180)刻

时间:2020-04-30 23:18来源:澳门新葡亰官方登录
一西汉篆书新格篆书演进到秦刻石小篆那般的体挽风格,端庄规整达到了登峰造极的地步.秦朝是一个短命的朝代,巧年后便进人了西汉王朝时代。这是一个新的大一统王朝,各方面的制

一西汉篆书新格 篆书演进到秦刻石小篆那般的体挽风格,端庄规整达到了登峰造极的地步.秦朝是一个短命的朝代,巧年后便进人了西汉王朝时代。这是一个新的大一统王朝,各方面的制度皆沿袭秦规,并进一步加以充实、完善.作为西汉独特成就的一个方面,其文字及其书法在这一时期产生了重大的变化。隶书体式定型.井广为运用,1:升到正体的社会地位,不仅用之干典籍的抄录.而比在种种刻铸铭文中也与篆书并驾齐w了。并且由于隶书强有力的影响(这是不可抗拒的时代大势).汉代的篆书书迹中.一般竹或多或少地带有某些隶法.这一点成了汉篆的墓本特征.住后发展.到了东汉就更为明显了。 从现有西汉篆书的主要实物资料研究,大致可分为四类:第一类如《上林铜鉴冲(图29①)。西汉阳朔四年(前24)青铜器。铭文4行,共29字. 这一类风格的基本特点表现在其体势平正,以横平竖直为主,即在小篆中的笔画圆转处多以方折处理.而横画的两端,往往起端方切粗重,向末端渐细,锐利出锋.直kill多为上端方切粗重,往下端渐细出锋。这种体貌的形成,一者是版应在青铜器上镌刻的特定条件。因青铜之硬度,为求铁刻便利,造成其书法在结体及其点画形态上的独特性.二者也是作者有愈追求方正挺劲意趣的表现(尤其是在点画一头方切、一头尖锐出锋的形态上)。这一类作品在镌刻方面十分梢巧。此外,这一笔势的基本特点,以及结体的某些对原小篆结构进一步减括为横直线的新组合方式,也正反映出汉代隶书的反作用。 第二类如《建昭三年行灯》(图290),西汉建昭三年(前36)刻。铭文刻在灯的提手上。缪筱,亦有纯隶书参杂其间。3行.每行字数不等,共46字. 这一类作品,镌刻不甚经意,故笔A不似第一类挺劲.也不着意迫求一头方切、一头尖锐出锋的点画形态,只是随意刻去,或挺劲.或带曲,不加修饰,所以有的笔画粗重,有的笔画较细.笔画转折接搭处常表现出两笔间似接非接的虚实感。而结体大致为平方正直.随势变化.笔势转折十分贯气。由干其介乎篆隶之间的笔势贯气.使几个纯隶体的字参杂其间也十分协调,并丰富了其书风内涵.第三类如‘新莽银熹I铭》(图WD).此器正面有81字总铭,每一种且器又各有分铭(此熹最形制如《汉书·律历志》所记,“上为解。下为斗,左耳为升.右为合、而,)。 其铭文篆书平大挺劲.结体修长,而聚其上端,硫松其下部,字之构造悉为小篆,但其书法上却出新样.这种强调上聚下疏的体态,本从养秋战国时代的花体(鸟虫书)篆书变化而来,如前举《蔡侯盘》、《中山王母鼎》等,加以比较即可明了。此外,同时的钱币铭文“货布.、.大黄布千.等也为类似的上聚下疏体态,只是有些笔画作圆转书写而已.可见这种新体。是新莽政权的官府正统书体,但未及充分地发挥其功能.即随着王莽的倒台而失用了。不过,在200年后的曹魏私印和300年后的东脊私印中又得到了再现。第四类为手写体见迹。以《武威张伯升枢铭》(图30M)、《武成壶子梁枢铭》,《张掖都尉菜信,为代表。这一类作品是西汉篆书的真面目。其结构均为小篆.前两者有个别字的偏旁局部为变体,井且,其笔画的盘曲形态有的为春秋战国鸟虫书的遗愈.也有的表现出后来缪篆的意味,大可看做缪篆的早期形态吧!其实据我的分析,汉代缪篆的笔画形态正来自过去的鸟虫书.它是将鸟虫书形态平直化、简略化而成的。另有软煌出上的《干支简》,笔势十分灵活随意,与前两者同类,但其结体上聚下硫,颇近《新莽嘉量铭》趣味,是否为同时作品,未可确断。 这一类作品写在丝织品上.其行笔落爪的轻重缓急、提按顿挫,在笔画及其里色变化上清楚地反映出来.可以推想,秦小篆的用笔也大率如此,网笔中锋落笔,行至笔画尽头即提.只不过,这类作品因随意书写,表现得轻松自然,而秦小篆刻石因为极其庄重的功用目的,书写得极其工整严谨而已。那种着意地笔笔独立完成的、起止皆须回锌的用笔法,是后世书家从刻铸铭文的篆书中得到的认识,与古人的真实情况有一定的差距。但后人的这种误解,从凤格学愈义上来说,又有其独特价值因为这种由误解产生的用冠法,造成了与古人不同的线质特点,这也是形成新的篆书凤格的一个因案. 二、东汉碑刻蔽书 秦代小篆在书法凤格卜有三大类型.一为庄欢至极,如《泰山刻石》、《琅琊台刻石》、《阳陵虎符》等.一为随意天然,如大I的权位上的《秦始皇二十六年诏铭》.还有一类介于前述两种极端的风格类型之间,用笔结体既比庄破一类轻松灵活.又较随意一类工整,如《十二字龙当》、《海内皆臣砖》等。到了汉代,篆书的书法风格有了很大的发展.在笔法、结体、章法诸方面更为花样确新. 随着隶书的使用苦及于社会生活的上上下‘下各个层次和各个方面,隶书对作为古体在某些庄宜的用途上继续使用的篆书也产生了积极的反作用。这种反作用首先表现在某些篆书偏旁构造的隶化现象上,其次表现在与前者相应的屈曲盘回、随外形增减笔画的结体方式上,第三则表现在某些篆书点画用笔的隶法上。由上述三点.尤其是前两点因素,造成了汉代新生的筱体—缪篆。并且这一种体势及其笔法特点成了汉代策书的主要风格特征。尽苍汉代也有遵循小篆法度的篆书作品,但已成为支流。在篆书领城,汉代是缪策的天下。此外.汉代还出现了少数结构上纯为小篆、而点画形态上夸张地表现手写体特征,因而似鸟虫书《科斗文)的作品。可知,汉代篆书大致上为三种类型:绍篆为主,小篆次之.鸟虫篆再次之。汉代篆书的表演舞台就现有资料考察,主要在碑刻、钥器杂件、砖瓦等。下面作分别论述: I.碑铭 现存主要有《袁安碑》、《袁敞碑》、《会已三公山碑冲、《少室石阔铭并额》、C启母石阔铭》、《延光残碑》、《议朗等字残石》等。其中.《启母石阔铭》体势平板.形工而气乏、《少室石阔铭》只是格守小筱法则,虽不至板刻.但无新惫.均可不论. 《袁安碑》l汉和帝永元四年(92》立。存10行,每行15字。1929年皿新发现于河南傻师]、S袁敞碑》【汉安帝元初四年(110)立.碑上下均断缺,存10行,每行五5至字不等.1922年出土干河南惬师】的书法如出一人之手。结体匀称宽博,笔势婉和而内刚.笔画圈匀劲韧,有些偏旁笔画的写法打破小篆常规,原应两笔接搭为一圆匀整体之处,这里明确分笔书写,此为受隶书影响所致.另如“二’、“五.、“三,等字下部横画收笔一端向下伸展一段,为汉篆中新法.秦篆中未见。这两件作品丰满流美.为汉代小篆精品。 《祀三公山碑》【汉安帝元初四年(110)立.铭文]0行,每行14至23字不等。在河北省元氏县】在石刻汉篆中最为奇特。其书法篆、隶相杂而以篆法为墓调,有庄重之象.井以隶笔解散某些篆体结构,又增加随意性的笔趣。这件作品横乎竖直,体势开张而兼以圆转,并强调地运用一定的隶法,气魄雄大并有野逸之趣,艺术境界极高。晚请以后书家如吴昌硕、齐白石,播天寿等人都从中获取某些成分,拓展白己的艺术.尤其是齐自石老人获益最多,此碑书法与他的性格、气质正扣吻合,他便以此为墓础再融合秦汉六朝各种碑版.创立了自己沉雄博大的风格。 《延光残碑》【汉安帝延光四年《125)立.上题5字.下5行。有栏界。每行字数不一,漫注过甚】字形有长有短,结构为篆.笔画横平竖直.多方折.似笔笔布满.字字相接,整篇充实朴厚,个性强烈。《议朗等字残石》《存残石两块,上、下、右皆断缺。一石存l0行.一石见4行.二石可拼者共30余字)则疏朗清秀,用笔、结体轻松随愈,章法齐位,稍有纤弱之感. 2.碑额 汉代风气,一般以工整的隶体书写碑文,以篆体书写碑额。《少宝石阔铭》碑文、碑额皆用篆书.为特例.碑倾以篆书为之,这在以后历朝都较普遍.即使碑文已改用真书甚至行、草书.碑额仍以篆体为多.汉代碑颊,著名的如《少室石阔铭额》、心益州太守北海相景君铭额》、《郎中郑固碑额》、《秦山都尉孔宙碑额》、《西岳华山庙碑额》、《鲜于瑛碑额》、《武都太守李右西狭颂额》、《闻熹长韩仁铭额》、《尹宙碑额》、《三老赵宽碑额》、《白石神君碑倾》、《郑季宜碑阴颊》、《张迁碑额乡。《赵甄碑额》、《心尚府君残碑额》等。大致可分为六种风格类型: 第一类有《尹宙碑额》【东汉熹平六年(177)刻。晒额“汉故豫州从事尹君之铭.篆书2行10字,出土时上截已残,仪存“从.、“铭’两字】、《三老赵宽碑额》【东汉光和三年(180)刻。额题“三老赵振之碑’篆书6字】、《武都太守李会西狭颂额》 【东汉灵帝建宁四年(171)刻。额颐“惠安西表’篆书4字]、《郑季宜碑阴额》【东汉灵帝中平二年(185)刻。额题“尉氏故吏处士人名.横列族书1行8字)、H泰山都尉孔宙碑额》【东汉恒帝廷熹七年(164)刻.额题“有汉泰LU都尉孔A之碑一篆书2行10字、《西岳华山庙碑倾》【图31东汉恒帝延熹八年(165)刻。额题“西岳华山庙碑’篆书3行6字l、《郎中郑固碑额》【东汉桓帝延熹元年(158)刻。额题“汉故郎中郑君之碑“篆书z行8字1、《赵ro碑额》《碑文年月残缺,额题“汉故郎中赵君之碑‘篆朽1行8字)等. 这一类作品有两个基本特点:一是其结构为正规小篆,二是其点画用笔着意表现手写体的形态。在此基础上又各尽变化。最为精美者为《尹宙碑额》和《三老赵宽碑额,。前者修长,尤夸张纵向下垂笔画的肥笔形态,用笔锋锐流丽,姿态炯娜。后者端方.笔画婉转而强健,笔锌锐利.肥笔形态结实。其他如《武都太守李病西狭颂额》n肆.《郑季宜碑阴额》和《郑固碑额》、《泰山都尉孔宙碑额》《西岳华山庙碑额》卿杨等.各有风格。 第二类为《张迁碑额》【图32东汉中平三年(186)刻。额题“谷城长荡阴令张迁表颂.篆书2行12f]。共书法在篆隶之间.屈曲U环的结体方式和小篆的墓本用笔,部分偏旁结构和一些点画形态尤其是波碟为隶法。其次,其章法字与字上下紧接井交错安丑.颇见作者的艺术匠心.二行篆书犹如绚丽的花边图案,其盘回曲折的线条运动如股气在运行.显示出无比的力感,其独特的艺术魅力在众多的汉碑顺书法中闪暇着奇光异彩。 第三类为《尚府君残碑额》《东汉晚期刻。预存“甘陵相尚府君之碑’篆朽8字)、《闻熹长韩仁铭额》【东汉灵帝熹平四年《175)刻。额题“汉循吏故闻熹长韩仁铭,篆书2行10字]、I益州太守北海相景君铭》I东汉顺帝汉安二年(142)刻。额题“汉故益州太守北海相景君铭,篆书2行12字I.其书法体形多方正,刻工以《益州太守北海相景君铭额》为草串,笔画虽流畅随意.但有单薄之感。而《韩仁铭碑额》和心甘陵相尚府君碑额》书、刻俱精到。前者用笔圆杨,下垂笔画如垂薄,体态炯娜,柔中有刚.后者用笔方四相兼,挺劲而灵秀,下垂笔面多出锐锋。 第四类为心鲜于琪碑额》I图33东汉桓帝延熹八年(165)刻。额题“汉故雁门太守鲜于君碑,阳文筱书I0字I.其书法个性强烈.字形大小一律,字字为一方块,排列齐整,结体守黑布白匀称充满,而笔画横平竖直,两端方切.由于其书法虽挺劲平匀但不失笔势上的运动感,所以方正端庄而有风神,具有如同汉印的形式美。 第五类为《白石神君碑额冲【东汉灵帝光和六年(183)刻。额题“白石神君碑.篆书阳文5字]。其书结体宽博方正。笔画肥厚,起笔一端表现出落笔承上一笔之势的形态,并使之装饰化.整个书风威严雄壮.似有壮士气概。 第六类为《少室石阔铭额》【图34汉安帝延光二年(123)造。在河南省登封县.铭文22行,一行4字.有L字】在碑额篆书中风神特出.诚可谓大家手笔。其结体修长,摆布匀称.笔画度劲而不刻板,随势有弧曲之变化.故虽细长,却如钢丝.颇有坚韧之弹力感,其高妙之处在《泰山》、《琅娜》诸刻石之上.清代有书家写小篆须将笔剪去,或将笔肚胶裹.以秃笔头拉线,有时一笔未完爪已尽,还得蘸墨接写,实为迁腐,腕底无能,现在想来,殊为可笑.写小篆不可板滞,运笔仍须以势领带。品赏《少室石阔铭额》应当心领神会。

编辑:澳门新葡亰官方登录 本文来源:铭’两字】、《三老赵宽碑额》【东汉光和三年(180)刻

关键词: